结界_高三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

2020-06-30 10:45 来源:未知

  结界_高三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

  这个世界,在你眼中,是怎样的颜色呢?

  光明,黑暗,还是模糊不堪?

  2010年8月,启。

  天,好晴。

  阳光毒焰。

  光线折射。

  强烈的光感刺的眼睛发黑发痛。

  即将失去光明的感觉。

  有时候,你越努力去接近光明,才会发现,原来你与黑暗如此接近。

  曾经,有很多,很多很多的事情自己竭尽全力的去寻找答案。

  终究不过落叶飞花。

  有道是:有心栽花,花不开。无心插柳,柳成荫。

  可是,那已倾尽我所有,及最后的气力。

  却换得那啼笑皆非的因果论。

  好笑。

  生活就象是一场强奸,可是我永远也不会学着去享受。

  1:

  你出现过吗?或许有吧,或许只是我已忘记。

  你听到过吗?

  我嘶哑喉咙的哀鸣。

  一遍又一遍。

  那里面压制着的不甘和疲惫。

  寂寞是一个人的狂欢,狂欢是一群人的寂寞。

  今天是建国生日。

  天空布满了大块大块的黑云,大雨将倾的样子。

  看着稀廖的人数,我居然突然觉得寂寞。

  春霞她们那一伙好在来了,这是我多少仅存的欣慰。

  场地是屋子外那片沙地,春霞铺平了袋子在沙面上。放上一些经建国同学摧残后硕果仅存的零食。

  我点燃白色的蜡支,让赢弱的火苗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撕扯出一片微弱的光明。

  说,光明,代表希望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,重要的,抑或是不重要的。

  想来的,会来的。

  而不能来的,我也不想多做苦口婆心的游说。

  可是心里有种空白,象大面积荒芜的土地。

  希望刚从生出来,又随即死去。

  人生,也就是这样了吧。

  要不,要不我怎么会感觉到一股如此强烈的悲哀呢?

  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

  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
  唐朝王翰的,《凉州词》。

  不知为何想到这首诗,只是发现自己有些伤感,并且伤感的有些豪迈。

  只是,我想。

  只是,我们这个时代。已经远远,远远的远离军戈铁马了。

  日子,一天一天的继续往下过。

  在一些过分安静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遗忘了些什么。

  是什么呢。

  真的遗忘了些什么吗?

  然后拉过枕头,继续昏昏沉沉的睡下。

  睡下就好了吧。

  什么都不会记得。

  什么都会忘记。

  什么都与我无关。

  有时候,真想,一觉过去。就永远,永远都不要再醒过来。

  一场细雨过去了。

  空气里充满了泥土泥泞的气息。

  我站在院子里。

  任稀薄的阳光散落在四周。

  象是一场盛宴开始的美好。

  又象是战争之后留下的悲凉。

  院子里的石榴开花了。

  小小的枝桠,白色的花瓣,泛黄的花蕊。

  错综复杂。

  极其浪漫的开着。

  2:让我来为青春弹奏一场哀怨的曲。

  今天我生日。

  第一次觉得,生日完全没有意义。

  完完全全的,没有意义。

  你们都已经离去了。我想。

  原来,生日是和朋友一起过的。

  原来,我几乎没有朋友。

  晚上六点。

  哥哥,吃饭啦!建国的声音。

  我翻了个身子,继续躺在床上。用慵懒的声音吃力的回应:不吃了,你们吃吧。

  哥哥!吃饭!慧婵的声音。

  我不想吃,你们先吃吧。

  每次吃饭你就这样!你到底想干什么!老妈的声音飞进来。

  让我联想她拿着扩音器站在外边的样子。

  无奈。

  我打开房间的门,走出去。

  我不想吃。你们吃吧。

  老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。

  导火线‘滋滋’疯狂的声音,欢跃的疯长着。

  我转过头,忽然很想说,今天我生日,给点面子行吗?

  终究没有开口。我不想用自己的悲哀来换取被怜悯的资本。

  依旧的喋喋不休。

  说够了没有?

  我转过头,尽量克制自己温和的问着。

  似乎已用尽的温柔。

  无休无止。

  从我的过去到我的现在。

  我怀疑,若不是她小学没毕业。

  她会从恐龙诞生说到世界毁灭。

  你看看,你说你出社会多久了。到现在什么都没有。

  然后再过渡到别人家的孩子,进行对比。

  再一一数落着我所有一无所有的罪行。

  说够了没有?!!!!

  我呼喊着,声嘶力竭。

  直到发现自己全身颤抖着。

  你有过那种感觉吗?

  象是有人拿着刀,一点一点的没入你的心脏,贪婪的挖掘和来回的旋转着。

  而你感受到的不是疼痛,而是那个握刀的人居然是你最亲的人!

  还有比这更让人绝望的吗?不如一起来吧。

  好了,你老妈也是为你好。你这样不按时吃饭,身体是受不了的。老爸似乎也察觉出我近乎疯狂的呼喊,出来圆场。

  无话可说。

  点支烟,走了出去。

  夜很黑,和我的心情一样。

  我站在夜里,狠狠的抽烟。

  如同风化的石雕,直到手中的烟,一点一点的变成粉末。。。

  是阿,你有什么呢?

  你一无所有,一无是处。

  那,是不是一无所有,就该去死了呢?

  不应该,对吗?

  可是为什么要活着呢?

  为了和别人衬托出自己有多么无力和脆弱吗?

  为什么还要活着呢?

  因为自己还可以更悲哀是吗?

  烟雾呛的喉咙发痛,干咳几声。

  三年前,我向父母说我一事无成的时候,他说我还太年轻。

  三年后,父母说我还一事无成的时候,我想说,其实我还太年轻。

  去年圆月时,花灯亮如昼;

  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

  今年月明时,月与灯依旧;

  不见去年人,累湿春衫袖。

  中秋节,你,又到了吗?

  生活就象一张茶桌,上面摆满了杯具。

  时光飞逝。

  如同会旋转的呼啦圈。

  呼啦一圈就过了一年。

  还没来得及回忆。

  来得及思考。

  来得及总结。

  来得及许下新的愿望。

  时光就坐着会飞的魔法扫帚没入天空。

  剩下了手里多了一圈的茧,和眼角日益加深的尾纹。

  我在一场噩梦中苏醒过来。

  梦里是一只深黑而巨大的眼镜蛇。

  它死死的盯着我,无限的怨毒。

  恐惧吗?

  可是为什么会感到恐惧呢?

  明明已经厌倦的生命阿!!为什么还是在极力排斥着死亡的逼近呢。

  不甘心么?

  不甘心你所有的无能为力?

  那么,祈祷神明吧。

  例如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。

  可是当你向他祈祷的时候。

  是否想过他正在忍受着钉骨的疼痛?

  你有过这样的感觉吗?

  当他竭尽全力,倾囊而出。

  而你却还在抱怨他给的不够多。

  可他的力量是如此的薄弱,如此的微不足道。

  远远的不能达到你所希冀的要求。

  而你依旧毫无顾忌的伸手。

  贪婪的享受和拥有着。

  而有天,你的自私,终于将所有的美好都转化成了绝望。所有的温柔都转化成了悲愤。

  不够多吗?

  不够好吗?

  是吗?

  可是,那是我所有的力量阿!

  我,逆着光,全力奔向你。

  你,知道吗?

  你,感受的到吗?

  人类的自私。

  和无休止的欲望。

  会放大到什么程度呢?

  打开灯,结束我所有的遐想。

  躺在床上。

  我试着把五指向手心并拢。

  看着逐渐发白的指尖。

  缓慢的张开。

  并拢。

  再张开。

  再并拢。

  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忽然失神。

  然后视觉模糊。

  晚。

  略微晴朗的天气。

  夜色蒙胧。

  中秋已经过去了。

  我才在这里开始思念你们。

  而我相当喜欢和满意我这种充满了虚伪的勾当。

  突然觉得一切都过去了。

  并且距离自己如此遥远。

  甚至已经无法伸手去触及。

  甚至有时候感觉,一些莫名时刻转身的时候,我已经永永远远的失去了你们。

  亲情,友情,抑或是爱情。

  该接晓玲下班了。

  走出小路。

  在路口遇见了她。

  一副小女人的模样,憋着嘴。

  埋怨我又晚到了。

  我看着她哀怨的脸。

  思绪万千。

  3:我灿烂如花的笑魇,终于被时间一点一滴的稀释干净。

  4月,海口。

  海青已经回去了。

  我留在海口,做最后垂死的挣扎。

  晓玲在网吧里做收银。

  我炒掉了老板,失业。

  失业后才发现我无路可去。

  工作找了三天,若大的海口,居然还没找到!

  每晚去网吧通宵,也就是为了找一个牺身之地。

  终于被她发现。

  于是不顾我的反对。毅然搬着草席要我和她跑到楼顶上去睡。

  然后早上再自己搬回宿舍去。

  然后陪我吃早餐。

  再塞些钱到我手里,叫我慢慢找工作。不急。

  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不复返。

  我突然有这样的感觉。

  看着她显得疲惫不堪的眼睛。

  内疚扩张了我所有的情绪。

  那时候我就在想,多好的一个女孩阿,栽我这粪堆里真是可惜了。

  那时我就在想,我若是负她。

  我他妈就不是人!

  或许别人是感受不到那种感觉的。

  或许,一定认为我很无能吧?

  嗯,我同意。

  而这种情况在我看来。

  对一个男人来说。

  是一种生活对人性的侮辱。

  很可怜的认知吧?

  不需要反驳。

  可是,能够否认吗?

  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,是一家西餐厅的侍应。

  上班第十天。

  经理找你。一同事说。

  至于吗?我偷懒也没太明显阿?

  坐。她说。

  经理是个女的,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。外貌一般。嗯,还要一般。

  我坎坷不安的坐着。

  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你,觉得你头脑还挺活络。刚好我这里差一个领班。不知道你的想法如何?

  擦,有那么好的事?

  你看,我刚来这里,对这里的流程也不是很熟。所以……我恐怕无法胜任这工作。况且XXX在这里也比较久了,我觉得他比我更适合。

  我婉言拒绝。

  她看着我,似乎大有深意。

  我觉得你很象我一个朋友。她说。

  神经病,我心里默念。随口附和道:真的吗?不可能吧。

  于是她滔滔不绝的说她这个朋友怎么怎么了。

  后来怎么怎么成功。

  我想这丫是真疯了。

  什么东西都是学来的,没有人天生就会。你不会我可以教你。怎样,考虑下?

  说真的,我觉得做你们这一行太累。我直话直说了。

  不知不觉又和她聊了差不多一个小时。

  其实,什么东西都有好有坏,只要你愿意跟着我,我一定毫无保留的带你。你也知道,最重要的还是靠自己。她说。说真的,我觉得你有点自大。讲的有点难听,就是假经。

  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死吧。我想。

  第二天上班。

  我才上班,就收到解雇的通知。

 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未来的某一天,这个世界突然变的虚伪和狰狞起来。

  空气突然被稀释和真空掉。

  我从新找了份工作。

  网管。

  草,这些年越活越回头了。

  用我的话说就是这二十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!

  4:倾覆。

  5月终于到来了。

  伴随着雨水。

  极至的泛滥着。

  是,悲人天悯吗?

  解放西。

  我和晓玲逛着街。

  吃着街边的小吃,或则刚开业的奶茶店。

  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的轻松和愉悦。

  生活就是这样。

  即使你有再多不甘,再多的不如愿。还是在一如既往的继续着。

  或许下一秒的意外都有可能是永远的结束。

  那么何乐而不为呢。

  我和晓玲站在一个二手手机的摊位前。

  你看,这个手机怎样?我拿着一个滑盖的白色手机。

  她伸出手,我递过去。意外发生。

  手机掉在地面。

  摊主捡起手机,外壳掉了点漆。

  以你多年生活的经验告诉你,接下来会是怎样呢?

  是善良的摊主告诉你,没事,只是掉了点漆,你可以走了吗?

  我想接下来是等着她狮子大开口了吧。

  要么买下,要么赔偿。

  50,这是她开出的价码。

  我数三声,跑!我小声的对晓玲说。

  一!

  这样不好吧?

  二!

  我不跑。

  三!

  我连拖带拽的拉着晓玲。而她却在略微的反抗。

  我日,我想。莫非你跟她还是亲戚?

  毫无疑问的被她抓到了。

  她紧紧的揪着晓玲。

  象揪着小鸡似的。

  我草你妈!放开她!

  我觉得我疯狂了!

  打坏了东西还想跑?她说。随即向旁边喊了一下。一群大汉向我们这里走来。

  我草你妈!我叫你放开她!

  小子,你还很牛B是不是?一大汉刚听完那大妈解释向我开口。外籍口音。

  我他妈怎么牛B了?!我毫不示弱的问。想着他妈大不了是一死,再说了这是在街上,我还不信你能还真把我给灭了。

  小子,怎么说你也是理亏。赔点钱是应该的。另一个大汉开口说。口气比较和缓。

  那你想怎么解决?我问。

  赔点钱就完了,何必把事情闹大呢?人家出来混口饭吃也是不容易的,这手机你弄坏了,以后叫人家怎么卖呢?那大汉继续说道。

  好吧,你说赔多少?50就不要谈了,那是不可能的!

  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找死阿?第一个大汉明显气不过了,再次开口说道。

  要不报警吧,让警察来解决?我掏出电话说,想探探他们是否有让步的意思。

  可惜看来是没有退步了。

  于是我索性报了警。

  服务台接了以后,我解释了一下报案的原因,然后就挂了电话。不一会儿就有个电话打进来。我按了接听键。

  你好,我是这一带的警察,刚刚是你报的警吗?

  是的。

  嗯,你的情况我也基本了解了。其实这件事你也是有错的。你看要不你们协商一下。赔点钱就算了。这样的事情我们警察插手也不好插手。

  嗯,好吧。我挂掉电话。我先把他祖宗上下十八代问候了一遍。草,所谓民不举,官不纠。这警我都报了,你叫我私了?

  草,草,草,草,草,草!我打心眼里开始鄙视警察。想完这些,我不仅感叹,妈的,看来今天真的是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阿!老子今天出门是不是忘了看黄历了?

  思前想后。我终于决定冒险下了。

  于是直接说,警察不来了。让我们私了。想了想我觉得这事我也是有责任的。不过我先说好,要50块钱那是不可能的,最多给你20,多一分钱都不可能,别他妈以为我是好欺负的!你自己考虑下。随即从口袋里掏出20块钱诱惑这群狼。

  于是他们就考虑了。

  有的人义愤填膺,有的人好言相劝。时不时还两三句他妈的。

  还好,最后还是谈判成功了。

  于是我带着晓玲走出街道。

  妈的,一想想我就窝火。然后看着晓玲说,你刚刚怎么不跑呢?

  全,你帮我看看背后了,感觉好痛阿。晓玲不答反问。

  我心里一惊,紧忙责问道,刚才你怎么不说呢?于是当下往她背后一看,上面有一道微红。显然是刚才跑的时候被抓到的。

  当然痛啦,你背后被刮到了,叫你爱做好人吧,该!我责怪的我说道,突然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。心里觉得好愧疚。

  妈的,回去和他们拼了。我气愤的说。

  算了,是我们不对在先。她拉住我,泪眼蒙胧。

  你有过这样的感觉吗?

  象你的脸被别人的皮鞋狠狠的踩在地底上!

  你清晰的闻到了地面泥土的味道。

  灰尘肆虐的飞扬着。

  而你却无力反抗。抑或是不能反抗。

  那么,什么是反抗呢?

  站起来,把他给杀了?

  再然后呢?

  痛苦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  午夜,一声闷雷划破了夜空。

  似乎在宣告着它多么强大。

  也似乎在嘲笑着人类多么的脆弱。

  它时刻提醒着。

  痛苦,从未因为痛苦而停止过。

  生活,又要开始继续了。

  早上。

  我站在镜子面前,一脸自信。

  简短的发型,干净的脸。

  一脸的阳光和自信。

  那一刻,我真的相信,未来是美好的。

  那一刻,我真的相信,阳光即将来临。

  那一刻,我真的相信。

  可是亲爱的,你是不是忘记了带上了你所有强忍着的疲惫呢?

  你是不是忘记带上了,那些生活里你所有背负的不堪?

  不得不说,有时候遗忘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。

  书上说,动物本身有一种趋利避害的本能。

  或许,就是靠着这种本能,我们才在一次一次伤痛中苏醒过来。

  哎呀,要迟到了。

  我慌忙的跑下楼去。

  路上有许多和我一样匆忙的人们。

  那他们是不是和我一样,为了生计了四处奔波呢?

  哑然一笑。

  喂,叫你过去阿,妈的。我说,对着一个15岁左右坐在电脑的男孩。由于他未成年,所以必须去一些偏僻的位置。

  他似乎有些慌张。

  急急的离开了位置。

  我这是怎么了?我问我自己。

  小时侯别人欺负我们。

  长大以后,我们开始欺负别人。

  这就是我们一直渴望长大的原因吗?

  这就是中国一直提倡的素质教育吗?

  吃午饭的时间到了。

  我在一家杂货店的旁边的小凳子坐下。

  掏出一支烟,悠闲的抽着。

  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手机,想了想。随手扔进街道里去。

  一个已经用坏的手机。

  啪,手机落地的声音。然后一分为三。

  手机电池,后盖,主板。

  一会儿,一个妇女开着电动车经过。

  她看了看周围,然后捡起地上的手机主板,看也没看,径直放进了口袋里去。

 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。

  喂!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  一个开摩的的司机经过这里。

  妈的,拿出来。那司机大喊。

  那妇女似乎极不情愿。

  迫于那男人的威慑,还是掏出了手机。

  那司机接过手机,然后扬长而去。

  还差多少天?

  十三天?十二天?我站在六楼的阳台上问我自己。

  还剩十三块钱了。

  尽管竭力的节省,终究还是无法熬到发工资的那天。

  来这里上班大概十七天了。包住不包吃。本想混完一个月等晓玲拿毕业证然后回家的。

  看来似乎没那么容易阿。

  每天吃两个馒头过一天?我想。

  呵呵,那可能吗?我很快否认了我这个想法。

  晓玲已经辞去了工作,暂时在住在她姑姑家。她也经常问我还有钱吗?我也是含糊的回答过去。

  并不是我多么的清高。而是我实在不想因为这样产生一种习惯或则依赖。

  望着夜色,我始终不能释怀。

  有时候我会问我自己,为了钱,你可以什么都做吗?

  甚至出卖你的尊严?

  我想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尊严了吧?

  我只记得我一直在努力的活下去。

  一直一直的努力着。

  有的人说我悲人天悯。

  有的人说我愤青。

  随便吧。

  我闭上眼睛。

  在幻想里面。

  我被一座巨大的水晶宫包围着。

  呼风唤雨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

  睁开眼睛,这个城市的灯光似乎开始散发出一种极至的哀怨。

  孤独的感觉卷土从来。

  院子里的石榴花开始凋谢。

  大片大片的。

  让人忍不住的惋惜。

  如今,我再次站在这里。

  看着硕果累累的枝桠。

  心里竟有说不出的喜悦。

  最后,你还是美丽的。我想。

  全文完。

  海南省东方市港务中学高三:许建全

TAG标签: 高中作文
版权声明:本文由逸凡作文发布于高中作文,转载请注明出处:结界_高三叙事散文_高中作文